OI - 纪念

2016.10.22 17:07 Sat| 408 visits gossip| Text

作于 NOIP2016 初赛终了之时,

谨记下此流水账以回望那些痛苦或愉悦又或幸福的日子。

2013.09——开始之前

哼着悲伤的歌,一人漫步在九点以后的解放大路上。耳畔徘徊着若隐若现而挥之不去的噪音,从仍未建好的地铁站,泥土在呼呼地往外运送着吧。忘记了有没有月或萤火,那是什么曾照亮了我的一纸寂寞?

三天了,未闻音讯。能否和浩哥于高中部的校园内并行,还没有定数。

归家,静默,直到夜半三更的电话铃声给出了回答。

2013.11——不忘初心

三年前的、校门口树叶尽落的季节,才刚刚踏入高中部不久的我,想来还是那样的稚嫩。身边有浩哥、宇涵姐陪伴的,初探代码的世界的孩子,兴奋而快活。

每天中午去机房逃午睡,上课后再大摇大摆回班,这简直就是一个信息学竞赛生的专属特权。我那时还总是心挂着刷题数量,念着与浩哥比拼一番。哪怕他曾一度领先我数题,我也从未甘心过落后吧。当我们还在缠着潘老师帮忙调代码、向着进入校 OJ 排行榜第一页努力、算计着还有多少个日子可以刷完基础题时,初识 OI 的两个月忽地就过去了。恍然忆起,那哪怕放学后走在归家路上还想着翻看没有理解的 PPT 的心情——而如今呢?

晚上在家,白天上课,OI 令我魂牵梦萦。联赛前的几天,我干脆手机不离手,只是沉迷于多看多做两道题中。心灵被超越浩哥的目标所裹挟,我们的友情有没有从那时开始变得冷淡了呢?

十一月,不见初雪。还不太会算时间复杂度的我,花了一个小时推导转圈游戏的公式的我,写了无数个 qsort 做火柴排队的我,思考了好半天如何存火车运输的图而最终还是交了样例的我,肆无忌惮地用 DFS 码着积木的我,用乱搞骗分种花的我,迷醉于华容道的我……在这时交上了人生第一份 OI 答卷。

考后浩哥抱怨,他把 day1 中源码文件的后缀名都改成了 .txt,相当于交了白卷。我想笑,也不想笑。

下发成绩的那天,我忐忑着不停地刷手机,终于收到了 CCF 发来的邮件。245 分,有些难以置信呢,开心之余,我又不禁开始贪心地期待着一个一等奖了。还有些许遗憾,是浩哥就在 day2 中拿了 90 分,而宇涵则一共仅得了 5 分。嗯,最后我也恰好差了 5 分没有够到省一线,荣幸地成为了一名省二队长(?),潘老师还安慰那时的我说,这某种意义上并不是一件坏事。

并不是,一件坏事吧。

反正之后拿省一的机会多得是。

2014.06——爱别离苦

大半年的学习,使我成长了不少吧。中二的气息渐渐磨灭了,教室后面扇啪叽的四十多个聪明孩子即将迎来中考。黑板一侧,课程表里不见了生物,取而代之的是“政政政史史”和“史史史政政”。竞赛课也被暂且搁置,每天的学习就剩下了画书做初中傻卷子以及玩打飞机。心知肚明,中考的那一瞬一过,就以为着我的毕业,以及与许多同学们的别离。浩哥他们,在那时已经对竞赛放弃了吧。接下来的路,随着他们的退场,只剩下我一个人。

2014.07——星星之火

中考过后,迎来的是疲累的补课。线段树什么的,足以让我绝望。好在潘老师的耐心让我迅速追上了进度。此外好大的数据范围会被我的三次方暴力剪枝卡常数通过什么的,还让我意识到了自己的谜之小常数,真是好有趣。那块小白板已经不够用了,我们买了一块白布,挂在隔开机房和图书馆的大玻璃的那一面,这样就可以在玻璃上涂涂画画了。

石家庄之行也是难忘的。石家庄二中是那么宏伟的学校——有着优雅的钟楼,宽阔的大门,气派的天文台,连班号都是以千记的。大神讲课虽然听不懂,也可以听个热闹。一天中的大多时间,我都和胡子木学长一同度过。对了!还有一家川菜馆,我们几乎坐遍了那里所有的位置。胡子木学长竟然不吃牛蛙鸭肠这些奇怪的东西,究竟是中国人么?一天晚上,ygy 学长跑到了我的床上,而到了早上又勤快地去晨跑了。比起他来,我这种怠惰的人从来不会按时起来床。另外在隔壁房间过的那一夜后的清晨,我的闹铃只吵起了子木学长和子航学长,这更能衬托我的懒惰。然而不管怎么说,那都是多么愉悦的日子哇!

顺便一提,我在石家庄丢掉了所有的暑假作业。不过没有关系,我早已养成了竞赛生自由散漫的坏习惯。哪怕在开学之后,也开始了反反复复地迟到。后来,我干脆翘掉了永远排在第一节的语文课,跑到机房颓。嗯,没再上过的还有文科课和体育课。

很快地,就要到了联赛。我的知识体系中,多了平衡树、树链剖分什么的。说起来,我还是在十一放假期间刷了维修数列呢,而原因则是和大爷们在机房偷玩 Minecraft 被抓现行而罚了十道假期作业。

NOIP 之后,第一次吃了牛排。胡子木学长好像不会做飞扬的小鸟,退役了。可后来,他还是机房的常客,并做出了运动会计分程序等种种贡献——甚至包括我们班的点名器!

2015.01——斗转星移

到了一月,还在刷着大工程(那时还只是称其为利用 LCA 的单调性的问题,而不是虚树),就看着兵哥哥们搬走了对面图书馆的一切。数天后,搬迁的轮到了我们。

新的机房,新的机器,子木学长也不常来了,能够与我相伴的人又只剩下了我一个。

没过多久,就是冬令营。杭州,南湖踏春(?),听杜子德研究员讲述光辉事迹(并吐槽谋财害命的公司),因听不懂黑科技而睡觉,吃好吃得令人腹泻的饭菜,看大爷打东方……也算是打开了我的眼界吧。听说我在冬令营的那场乱七八糟的考试中混到了三十来分拿到了个 Cu,还是挺奥妙重重的。

这时,我也算是入坑了二次元吧——QQ 群聊天,被带去看了暗杀教室和不良人,从此不能自拔。

2015.04——静默无言

到这里就是一段我不愿意提起的故事了。

每天重复着无聊的生活,并没有与谁建立了深厚的友情。

省选之前,老师说:如果你们每天看 5 道题,那么 20 天就是 100 道题。然而在我的生活中,学习这件事已经完全地被挖去了。

看小说,三千多章的、八百多章的、古风文、腐文;看漫画,新的、考的、国产的、日本的;听音乐,古风的、流行的,还抄歌词……再就是熬过一场场啥也不会的考试,只由这些就构成了我那些日子空虚的生活。

省选考成了什么样子都不奇怪了。回去上课内课反倒更能激起我的兴趣,顺便在班里还混来了一个「420男神」的名头。

2015.10——新的开始

渐渐地听闻了又一次联赛的步伐。开始是每天晚上一晚过后的两个小时,再后来就再一次脱产了。在这个时候,我也稍稍对课内学习有些厌倦,已经开始学习日语了吧。

这次脱产是挺有趣的一次经历。联赛之前,还做了几年来的 JOI 本选题,神奇的够我调一天的线段树用法真是令人难忘。和这一届的小伙伴们一同玩耍也不会感到无趣,扯扯淡看看番都是刚刚好的程度。

这样开始了竞赛中的第二春。

之前那么颓而久疏练习的我联赛之后开始了刷 PPT 的艰难征程,边念叨着举例省选还有多少天边迅速地刷着题,每天总能刷完一两个 PPT。渐渐地,考试的时候不再需要上网偷摸找原题才能做得出来了,成绩也变得比较可观。更重要的是,竞赛之外,有了乐趣可谈——无论是在机房推 Galgame 还是看漫画看本子,都可以找到同党。麻将也是,打一打,不赢钱还能乐呵。

2016.04——游戏人生

突然地,省选经历了猝不及防的一次大失败。

消沉了至少三天,感觉是有些难以置信的。想来最重要的还是心态,当时的我过于偏激,总想算计那些分数来着,其实反而放轻松才会更好。

考完试的那天下午,去吃了一顿火锅。其实对于没心没肺的我而言,这是一个不小的打击,但并不让我意识到消沉。

没过多久,我就继续开开心心刷题做模拟赛准备接下来的一坨考试去了。

2016.06——柳暗花明

CTST/APIO 什么的,很有趣嘛。住进了五星级大酒店,可以泡澡的大酒店!我住进去没到十分钟就拽掉了浴帘(笑。想来,人生中好多个第一次都是 OI 带来的嘛,第一次坐飞机,第一次坐地铁,第一次坐高铁,第一次住五星级什么的。不过酒店离学校还是有点远啊,每天奔波并不能使我乐此不疲。

CTSC 没太考好,然而 APIO 就显然不同了。能在考场内了解自己的成绩,并且知己知彼的考试模式,还是很适合我的嘛。看坐我旁边的哥们不停交第三题,就是 56.1 分左右,而我随便一交就 56.81,真是稳。

还趁着假期和齐童、玄在酒店游了个泳,上午买了泳衣下午就去泡了一会,结果被宋爷打断,火烧火燎地叫去听什么王选的世界报告会,不去还取消二试成绩?赶紧把湿湿的自己捞了上去穿好衣服跑去什么的……

没过多久就是北大夏令营。和周老师一个房间,刺激!破快捷酒店和之前住的五星级真是差得远嘛……随随便便,轻松愉悦,好像考了一个 Rnk1?数学考试的时候手算一两千的年份乘过来除过去的真是累成狗啦!再说,一本线的政策都不给我,一时为人称道,这像什么话!最后一天下午去旁听清华的总结会,那个来看我们考省选的家伙又上去哔哔,好几次了我现在一看他就不爽。另外,玄儿就拿了个三等奖还真是个遗憾啊。回去的路上,老师还叮嘱我们看着他,以防万一来着(笑)。

2016.07——终末之音

这里就可以称得上是 OI 生涯中的一段高潮了吧!夏令营紧接着就是芜湖的集训,恰逢梅雨,中午的时候有摩托车在校门口运输学生。梅雨若是赶上热天气,真是可以活活地将世界变成蒸笼,压根喘不上气嘛。开着空调嫌冷,关了空调嫌闷……差不多到了假期的时候,我还看到学校修房子。哼,当年在石家庄我还见过拆房子地动山摇呢~

这段时间我还没少吃必胜客什么的,至于凤凰美食街,都吃腻了呢,上课时陪玄啃了大米。电影也看了几场,而每一天放学后则基本上是看番打麻将推弹丸论破补轻小说欣赏万峰源掉段度过。在我的床上,好像还和玄儿发生过什么故事?上午考试的话,开始还好,到了傻了吧唧十连测就开始肆无忌惮开黑,三个小时颓完试题就玩一玩 16 块拼图的小工具,胆大了就开始打打麻将,还被叶国平告过老师……

刹那间,一个月就过去了,再一眨眼,国赛也悄然而逝。有惊无险。

傍晚时,和志愿者学弟学妹出去“超绵阳”,感觉变态辣的豆腐干真是绝了。

2016.10——尽归过往

如今,与他们的相遇已经有差不多一年了吧。

昨日的初雪,挂在路旁灌木的红叶子上,现在已经看不见了。清晨和傍晚时牡丹园里的栈道总是滑滑的,我喜欢天黑之后一个人走在这里,听风儿与耳机厮磨的声音。

夜,总是静寂的,前几日有轻霾时还会看到从建筑射出探向天际的亮光。看不清道路那头的车灯,还是河灯,没有尽头地、无数地流淌着,不知要引领我到什么方向呢?听面前呼啸而过的声音,隔着音乐,模糊了是远还是近。鲜血流过长街,耳畔杀伐不歇,这不是我身边的现实吧。

回望,仍然什么也看不真切。

昨天的初赛,考挂了吧,不然现在的我也不会有这么多牢骚。连着两年的满点,今年玩脱就剩了六十来分。这谈不上是教训,更谈不上身败名裂,可真的会让人玩笑间有点不爽啊。

说起未来什么的,现在的我还懒得去想。弹琴的手指还在作痛,想说的话也没有太多。我没有记日记的习惯,也就趁着闲暇,写一写文,试图挽留一下那些至少现在还留在我脑海中的不值一提的回忆吧。或许聊胜于无。

其实,这在某种意义上也可以算得上是我这三年里的恋爱是呢吧。

2016.11——回光返照

又一年复赛,伴雪而来,在距离高考恰好两百天的日子里。

怀念子木学长身体上的温度。

考试的时候,似乎再次体会了七个月前绝望的心情。题目困难,而令人没有把握。

结果似乎还可以接受,勉强没到身败名裂的地步。

Bless all.

三年间——坎坷历程

↑ 学弟偷拍的。要是你感觉被吓到了那还真是不好意思

参加过的赛事 所得分数 所获奖项
NOIP 2013 245 省二等奖
NOIP 2014 505 省一等奖
WC 2015 30 铜牌
NOIP 2015 515 省一等奖
WC 2016 80 金牌
CTSC 2016 135 银牌
APIO 2016 172.81 金牌
NOI 2016 476 胸牌
NOIP 2016 538 省一等奖
合计 2689.81 -
  • ww1401422016-10-23 23:03

    啊。。。你们怎么都能熟练的写游记来搞访问哇。。。

    然而国赛至今三个月我还没有想写出任何东西。。。

  • Rec2018-07-13 22:56

    后排or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