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在退役一月后的回忆

2016.09.07 21:58 Wed| 188 visits gossip| Text

已经竞赛退役了一个多月啊。这段竞赛旅程还是挺艰辛的,取得的成绩基本上完全是命运所摆布的吧。毕竟幸运什么的,在某种程度上我从来没有缺少过。

长达十多年的学生时代中,我似乎从来都是在以最低的限度得到相对满意的结果。如南山的一位学妹所言,这一切都一定建立在一定程度上的实力上,可是一直以来的幸运不禁让我感受到了一股无形之力的驱使。无论是在恰到好处的时候来到长春,生逢其时地遇上初中不招小班的一个年级,还是阴差阳错地选择了信息学竞赛(此处再次思念镜浩),都非努力所能触及的吧。

或许也是性格决定命运,看邢健开的回忆录时我深切感受到了我们本就不是一种人啊。从小到大事事要求自己做到最好,同时享受最好的待遇,以“第一”为目标,并最终站在顶点:这或许是他的信条,可我从未刻意地如此思考过。对于邢健开,我怀有着欣赏甚至尊敬之意。而于己,只要最终的结果达到一直以来的预期也便够了;即使没达到,令自己无悔亦可,何必过份劳心伤神呢。

竞赛确实留给我了不少宝贵的东西:两次省选的挫折,三次考试胜出的喜悦,夏令营时心理的落差,以及最终刚刚好的结局。蹉跎和努力也都体味过了,夫复何求?没有获得最棒的成绩确实有些许遗憾,可是,还是要放声喊出,我已经满意啦。

还记得绵阳的雨啊,还有在考场上的一身冷汗。查询成绩时的心跳,以及公布结果前的心不在焉。看到玄的成绩,些许感伤也是萦绕心头的,毕竟之后的旅程还想和他一起走下去。最喜欢的还是南山中学的可爱的志愿者们,很幸运有和他们相识的机会,难得的缘分,我定会珍惜的。

国赛时,我忘记了 Tarjan 缩点双的写法,这是最不可原谅的失误。明明是平时训练时有所忽略的最最冷僻细节之处,却偏偏出现在了最后的考卷中。为了不让当时的不知所措重演,趁幸好没有酿成大错,从中吸取教训吧。

最难忘和怀念的,还是竞赛生涯中的两次合宿。两年前,和胡子木前辈他们在石家庄的 NOIP 合宿还历历在目,一个多月前在芜湖的日日夜夜更加难以忘怀。每一天晚上打打麻将,推推弹丸论破,和玄一起看看番睡睡觉玩玩套子吃吃布丁,和大家一起下一下大富翁,再加上考试的时候愉快地聊聊 QQ,上课的时候无聊地玩玩手机——多么美妙的生活,也一去不复返了啊。

繰り返す、出会いと別れ。就是这样,那些推 Galgame 的日子,打麻将的日子,去桂林路的日子,刷知乎的日子,看动漫的日子,抓 Pokemon 的日子,乃至调代码的日子,打比赛的日子,刷题,出题,考试,看别人考试的每一日,忙里偷闲颓颓颓的每一日……都只好留在记忆中了。回到了课堂,和伙伴们散在不同的班级。虽然的时间看似安排得很充实,我的内心里是不是总感觉空空的呢。

一直以来,我对学校的感情总是集中在某个人身上,或是同桌,或是爱念的人,他们或许就是被人称之为精神支柱的吧。我也的确体会过了失去支柱的生活——去年的省选之前,生活实在趣味寥寥,我整天整天沉浸在看小说看漫画看小黄文之中,完全不能用心学习,考试的时候也只是各种偷偷摸摸上网搜索。这真的有意思么?还不是无聊透顶!那时的我大概也受够了,甚至期盼着结束竞赛的生活,回归课内,以致省选考挂后根本没有过多伤感。毕竟早有预期,或说原已注定。怨恨,总归是有一些的吧,然而这份怨恨并不是朝向自己的。想起两年前学竞赛的缘由,我仅仅是想要和镜浩在一起消磨时光,就连每天那样努力,也只是和一个人较劲而已。这种感觉,从那以后再也没有体验过了。

竞赛的方面,还是要感谢今年陪伴着我的大家,李洛玄,万峰源,齐童,宋泽宇,邢健开。哪怕在一起总是不做正事,但留下了美妙的回忆,已经足够、感激不尽了。

现在回到了课堂,身处对我而言真正陌生的环境。也交了新的朋友,却还是不能习惯现在生活的节奏。高三生活,我的目标是首先让高考成绩可观,同时提升自己的英语至四级水平,日语至 N3 水平,再会用吉他弹点小曲,充满自信地迈向北大校园。的确目标很高,时间很拮据,实践很困难,再说谁叫我还是那种好高骛远的人呢。未来如何仍未可知,总要向心中所想的去努力才是正道吧。

快要一模了,花了整整一个小时写了这么多。一模就来了,刚好顺便检验一下自己的姿势水平。嗯,不错的机会,只要是排名不是全班倒数第一就使人心满意足了。其实倒数第一也无所谓,反正进步空间那么大。不如拿出点自信来……

临睡前,不小心回忆起在梦里见过的,与大家在一起的未来。愿它成真。

Dust to Dust

Ash to Ash

彼方へ

願いの破片よ

永遠へ